我希望,他们在所有的世界里,只有相遇,没有别离

飘洋过海来到我身边。爱你们!

 @渝晓思  @一路春白 

生日快乐

卡在时间的尾巴上给你说一声生日快乐


穿越大洋终于抵达的甜蜜!^.^

谢谢  @渝晓思 和 @水流花開 !!!

因为黄喻而认识你们真好=3=

【黄喻】海阔天空 11

喻文州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还没完全亮,人也还没完全清醒。他瞪着房梁放空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来——旋即打了个寒颤。屋子里出奇地冷,想是昨夜里降的温。他推开窗,果然看见原本洁净的窗棂上,此时已积了薄薄的一层雪。他伸出手指在积雪的窗棂上抹了一抹,感叹道,已经入冬了啊……蓝雨城的冬天温度不算太低,却湿冷得厉害。他尤记得去年冬天的时候,自己还时常想不起来要在换季的时候添衣更被。有一天睡到清晨被冻醒,披了衣服一出门就被赠予了满世界的清冷。那会儿天色尚早,而屋里郑轩睡得正香。他于是就那样一个人站在冰天雪地里,站了很久。他倒是不太记得自己当时想了些什么,又或许什么都没有想,也什么都不愿意去想。

那是他在蓝雨见到...

【黄喻】无题(段子,短)

还是那句话,标的是黄喻,实质是无差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黄少天蹲在那儿,一动不动。大雨劈头盖脸地浇了下来,打在他背上生疼的。可他却已顾不得这些了。他只是怔怔地望着手心里那个破损了的鱼形木雕。不仅那鱼刻得栩栩如生,他还想方设法在鱼腹里加了机关,只要牵动拉绳,鱼尾就能上下摇摆。为了设计这会动的鱼形木雕,他这十几天来每日苦思冥想茶饭不香,做坏了的废品堆成了小山,耗尽了心血才终于做出了这一样成品出来,却就这么被人随随便便地毁去了。他想,他可以回去再重新做一个。也就是要花几日的工夫重新打磨机关,重新雕刻,也就是再几日,他就能把这个他答应了要送喻文州的,...

【黄喻】等

虽然只打了黄喻的tag,我的本意设定其实是无差。  

========= 
 
他把钥匙插进门里转了两圈,一拧把手推开了家门,一股暖意顿时扑面而来。他舒了口气,脱下外套挂在门边的衣架上,顺手掸了掸残留在外套上的雪花。即便已经在B市住了三年,他还是没能习惯这里的冬天。雪什么的,下个一次两次还算新鲜有趣,下到半人高可就除了麻烦还是麻烦了。 
 

走进客厅,他一眼瞧见茶几上电话答录机的红灯在闪烁,忍不住微笑起来。这个答录机,是两个星期前他们一起去买的。他尤记得那天在商店里,那人弯着腰看了一整排的答录机,最后指着这一个对他说,“就要这个吧,这可...

关于海阔天空的说明(三)

总算是完成了五天的任务。质量数量或许都远不如别的写手姑娘们,不过我尽力了。

而不出意外的话,我应该会停更退圈了。谢谢曾经给过我红心蓝手的小伙伴们。这文坑了,我非常抱歉。也许等三次元搞定以后我会再努力一下,但那将是很遥远,也无法控制的事情了。

第十章的那个拥抱,从一开始就是我坚持写下去的动力。一直一直都很喜欢这场见面,所以每每想到大纲里后续的那些情节就又会觉得难过。或许,让他们的时间永远停在这里,倒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成全。

无论怎样,我依旧希望,他们能在每一个世界里,只有相遇,没有别离。

【黄喻】海阔天空 10

“剑诅,第七十一夜”

=====

不出黄少天所料,他一回蓝溪阁就被支使着东奔西跑做这做那。等他终于能回到住处歇息的时候,太阳已经落山好久了。忙累了一整天,他本想躺下休息一会儿,却翻来覆去睡不着。白天的时候一直在忙各种杂事没功夫多想,现在闲下来了,他满脑子都是郑轩说的那句话——

他说他现在不想见你……

他现在不想见你……

不想见你……

怎么会这样?

黄少天烦躁到不行。他抓了抓头发,一骨碌站起来,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走。

从决定回蓝雨的那一刻起,他就反复想过喻文州见到他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——大吃一惊,若无其事,生气发火,抑或是无可奈何。他知道喻文州想不到他会回来,也很可能不赞同他回来...

【黄喻】海阔天空 9

“剑诅,第五十七夜”

=====

擂台下一片哗然。今年的武考第一都败下阵来了,他们又何苦再上去自讨没趣。于是礼仪官等了半个时辰,问了三次“还有没有人要上台”,竟是没一个人答话。他无奈地望向不远处高台上坐着的那几位,见其中一人冲他点点头,便敲响了锣,宣布打擂提前结束。

坐在高台上的,自然是蓝雨城的魏方两位城主和几位长老。蓝雨城虽然是由城主主事,几位长老的话却也有些分量,尤其是柯长老。蓝雨建城数年,当年的建城元老里如今只剩柯长老一位还在世。光凭这资历,便是历任城主也从来不敢轻视他的意见。此时擂台结束,方世镜见柯长老起身准备离开,便给魏琛递了个眼色——后者却装作没看见,依旧站在原地不动。方世镜...

【黄喻】海阔天空 8【下】

“剑诅,第五十夜”

=====

十尺之外,他的对手一脸无所谓地表示“你的擂台你定”。然而,就在那人说话的同时,伴随着“噗噗”几声轻响,数道黑光破空而来,目标无一不是黄少天的周身大穴。

暗器一出手,那人的双眼里顿时流露出阴险恶毒的快意。他过去从未在黄少天面前施过暗器,料定黄少天想不到他会出其不意地撒一手铁莲子过去。而每一枚铁莲子的后面又都各跟了一枚涂了麻药的银针。就算黄少天能躲过铁莲子,这数枚银针里他只要中了一枚,顷刻间便会身体麻痹动弹不得。

他自以为得计,却不知黄少天对他早有防范。银光一闪,冰雨出鞘,跟着便是数道银光与黑光的交错撞击。铁莲子被一一打落,而在最后一枚铁莲子落下的同时,黄少...

1 / 3

© 默夕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