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希望,他们在所有的世界里,只有相遇,没有别离

【黄喻】等

虽然只打了黄喻的tag,我的本意设定其实是无差。  

========= 
 
他把钥匙插进门里转了两圈,一拧把手推开了家门,一股暖意顿时扑面而来。他舒了口气,脱下外套挂在门边的衣架上,顺手掸了掸残留在外套上的雪花。即便已经在B市住了三年,他还是没能习惯这里的冬天。雪什么的,下个一次两次还算新鲜有趣,下到半人高可就除了麻烦还是麻烦了。 
 

走进客厅,他一眼瞧见茶几上电话答录机的红灯在闪烁,忍不住微笑起来。这个答录机,是两个星期前他们一起去买的。他尤记得那天在商店里,那人弯着腰看了一整排的答录机,最后指着这一个对他说,“就要这个吧,这可是蓝雨哦,很合适对不对?” 说这话的时候,那人手指点着答录机上蓝色的水滴型装饰,偏过头来对他笑。他笑了笑说好。怎么会不好呢?只要是那人看上的,不管什么他都觉得好。叶修有一次打趣他说他怎么那么相信那人的品味,他是怎么回来着的?哦,是了,他迎着那人望过来的晶亮眼神,挑了挑眉,“不然当年他怎么就看上我了呢?”他说话的声音不算大,却也刚好能让那人听见。于是下一刻就见那人笑眯了眼,穿过人群走过来,曲了手指要在他脑门上凿栗子,却被他一把握住,带了下来攥在手心里,凑到他耳边故意放低了声音,“难道不是?”原本想看那人脸红,却不想对方压根不答话,只就着他靠过去的姿势亲了亲他的嘴角,还有意无意地伸出舌尖舔了一舔,于是最后脸红的那个倒成了他自己。
 
想起旧事,他只觉得满心温暖,连屋外的大雪似乎都变得不那么烦人了。他拎着手里的塑料袋走向厨房,经过答录机时顺手摁下了播放键——“您有三条新留言。”
 
三条?他顿了顿脚步,重又走回客厅。难道……
 
“喂,少天,是我。机场大雪,航班要延迟,现在还不知道会延迟到什么时候。你先吃饭吧,别等我了。嘟——”
 
啊,啊,他要收回刚才的想法,没有什么比下大雪更烦人的了!好吧,排骨汤可以先煨上,别的就等一等再说吧。他一边想一边按了下一条。
 
“喂,少天,是我。航班信息还是没有更新出来,延误的航班越来越多,现在机场里都快人满为患了。你记得先吃饭,不然一会儿胃疼。嘟——”
 
唉,不就是自己慢性胃炎得按时按顿吃饭么,这么些年了还是老挂在心上,好像不被盯着自己就不会好好吃饭一样。他这么想着,却又有点心虚。他刚才可是一点儿没动过先吃的心思。刚才下班他特意去买了食材回来要煮火锅吃的,不一起的话那还有什么意思。可是真要等的话,肯定又会挨骂……他想了想,去厨房舀了一杯小米放进砂锅里,兑上水,开了小火,然后又回来听下一条留言。
 
“喂,少天,是我。航班取消了,改成明天。我现在去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,不过今天晚上不一定能回来了。要是回不来的话,你吃了饭早点睡吧,盖暖一点,今天夜里会降温。嘟——”
 
什么嘛!他把自己丢进沙发里,忿忿地想。他们已经两个星期没有见了。本来说好买完答录机就一起去吃火锅的,结果半路上自己就被公司紧急招去出差,一走就是一个星期。好不容易熬到要回来,却在出租车上接到那人电话,说联盟临时派他出去开会,现在已经在机场了。他听了差点摔电话,却又舍不得想再和那人多说几句,支支吾吾地最后冒了句“老冯怎么这么讨厌,妨碍人谈恋爱要被马踢的他知不知道?!”电话那头的人被他逗得乐不可支,一边忍笑一边轻声安慰他,“好啦好啦,就一周的时间嘛。下周五晚上我就回来了,到时候在家里煮火锅吃吧,你等着我啊。”
 
你等着我啊。这句话原本是他经常说的。年轻的时候,他们在游戏里搭档,那人在中坐镇指挥,而他总是游离在外的那一个。虽说是战术需要,可不能一直守在那人前面多少让他有点不甘心。好在他够快够强,总能在那人需要的时候及时回去他身边。所以每次团队赛前,他都会在和对方击掌加油时加上一句,“你等着我啊!”仿佛说了这句话,便是许下了不离不弃的承诺。
 
他们也的确做到了不离不弃,不管是赛场上,还是赛场下,不管是在蓝雨的那几年,还是退役以后的现在。
 
所以,他总会等着他的,就像他曾经一直等着他那样。
 
时针指向了晚上11点。橙黄的灯光撒满了屋子,桌上摆满了碗碗碟碟,火锅汤底早已煮滚却又被关掉了电源。他靠在沙发里,睡得昏昏沉沉。冥冥中,听到门外一阵响动,接着是门被推开,一连串的脚步声到了他跟前便停住了,随后便是嘴唇上冰凉的触感。他睁开眼睛,伸手去暖面前那个冻得通红的脸颊,笑着说——

“我等到你了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22)

© 默夕 | Powered by LOFTER